美谈
发表时间:2018-04-24 16:14

     闲暇时,总想去看看黄昏,晚霞是美丽的,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人同我一起欣赏,但目之所及都是一些古稀之人,想想,每个人都有追求美的权利。


   有时候,我们对美有一种“酸味”效应,世界上本来就是美的,却应为他不属于自己而丑化,一株花的美在于有人能欣赏它,它的美是大众的,一件物的美是有区别的,拥有它的人欣赏其美,得不到的人就会吹毛求疵,把它贬的一文不值,所以我们都认为大自然是最美的,就因为任何人都能得到它。


  生命,就是美的延续,我们每个人都有生命,我把我的生命寄于雪域,那常年覆雪的天山,天山之巅有天池,天池之上曰飘渺,飘渺之中含太虚,圣人云,“无妄”,也许生命的美就是无妄。


  我喜欢西藏,说那是朝圣的地方,我想那是因为西藏缺氧,人上去,拼命想的一件事就是呼吸,没有了利益之争,也就美了许多,世界上有很多奇迹是无法解释的,就如那悬空寺,那建寺的整块石料和那一整根石柱是如何运上去的,怎么打磨的,我们现在都无存得知,猜不透,感觉其神奇,感觉其美,今人不会同古人争风,也就理所当然地欣赏其美了。


  某君甲喜欢饮茶,某君乙喜欢咖啡,某君丙喜欢白开水,这就所谓各有所爱,当其中有人开始争辩是饮茶、咖啡、白开水,谁最好时,就有了美的异化,当三人都喋喋不休开始争论的时候,美在无形中就有了阶级,如若君甲是官员,某君乙是企业家,某君丙是平民,那么争论就会很快结束,最终美的标志也就形成了,就是饮茶。某君乙或许会有求于某君甲,而会毕恭毕敬,某君丙无权无财,它的分量可以忽略不计,小人物怎么会掌握真理,这是潜规则。当形成美的准则时,某君丙就会放弃他所喜欢的,渐而转向饮茶,当有人问及是,便会回答,当官的,有钱人都喜欢,那就说明茶是好东西,我当然也就喜欢了,就会丙传丁,丁传戊,之后所有人都会这样认为,因为国人便是如此的,趋向心理。


  我们常说,一叶知秋,那么秋的美就可以用一片树叶概括,简单到极致就是美。古人都好写秋,秋雁、落木、秋霞、晨露等都在文人笔下赋予一种情感的美,或悲秋,或赞秋,都是一种内在美的传承。这种美是一种文化的定向,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我们现在也乐于写秋,或者可以说为,附庸风雅。


  现在提笔,我不敢说是在作文,更不敢自称美文,文字这种东西,好比“鸦片”,不仅用他的人容易上瘾,看它的人也容易上瘾,孔圣人用短短千余字就影响了五千年之久的华夏,其效可见一斑,文字的美丑,也是仁者见仁,或许就有人喜欢风花雪夜,或许也有人就喜欢时政策文,或许还有人就喜欢骈偶散文诸类不等,却无一能及孔圣人之功效,思之再三,得出愚见:孔子功在社稷,孔子文功在修德、养性,如此而已。


  四季有风雷雨雪相伴,如果夏季出现下雪天气,我们会惊叹为怪事,雪的美在错误的地点已失去其功效,利用孟子的话就是,与天不和、与人不和、与自然不和,这就是:失常非为美矣……


  诸如白色,我们视为高洁之誉,兰素有君子之称,就得益于其白,对于白,我们却不能称赞外表,就如我们赞美一人,而称其为“小白脸”,就不外乎骂人了;再者视白为吉祥之物,却不能在丧者之家说“恭喜之语”,这就是:分情境之为美矣……


  再者,美并不是“非白即为黑”,加之人就复杂了很多,人可同赏一种风景,却不可共享一片利益,面对风景可以毫不顾忌地说美,但回到社会,穿上了套装,就以权贵论美丑了,这就是:疏贵论美说……


  其美者,视之无形,却固于灵台,观之无色,却幻于贫贵,食之无味,却嚼而不溃。其美者,言之又不甚了了……

(文/富德生命人寿吕梁中支财务部王芳)

     近日,经监管部门批准,平安信托受托管理的“中国平安教育发展慈善信托计划”(以下简称“慈善信托”)将面向...

     5月16日,一位车主手持“平安服务暖人心 理赔快捷显诚信”锦旗送到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平遥营销服务部,由...

     5月14日,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忻州中心支公司查勘员小梁和同事一同为客户牛女士妥善地“包装”好受伤的爱车...

     5月12日,田先生在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长子支公司办理车险,柜面人员按客户要求报价后,发现商业险显示首年...

     5月10日,平安产险山西分公司查勘员梁永燚为出险客户提供了暖心服务。认真的工作态度,秉承以客户为中心的...

     5月14日,中国平安与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管理委员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依托平安集团在智能认知、人...

     对于一线车险查勘员来说,安抚服务客户、快速专业处理现场,是必须兢兢业业完成的本职工作。其实人与人之间是...

     时光染指流年,曾经嚣张的我们,已渐行渐远。而影子,却停在原地,仿佛定格在时间段落上的某个瞬间,弥漫着不...

     在2017年,有一个问句很流行,那就是你幸福吗?当然回答各不相同,我想大多数人是幸福的:全家人健康快乐...

家住常德临澧的江女士,像大部分家庭妇女一样,生活平淡无奇,无风无雨,几乎按照自己预想的轨道有条不紊,井然有序运行,...